俗話說,聚會就像一罐茶葉,你永遠不會知道下次會多幾顆蛋。咱的桌遊會就是這樣,玩蛋一次比一次多,這次又多了好幾個新面孔,已經到了要向聚會場所訂位的境界了。

  這次的地點,我們選在公館台電大樓附近的卡莫咖啡,是個幾個月來堪稱最完美的地點,沒有煙味,還可以盡情的吵。 XD

  由於知道這次有不少新玩家,帶遊戲活動將會有點辛苦,所以在其他人還在用餐之際,毛毛歐陽嗎魯Terry阿羅就先開始了一盤「尼加拉瓜瀑布淘金客」。



  這套由卡莫咖啡提供的遊戲,製作非常精美,除了有木製的小船和不同顏色的小寶石以外,最炫的莫過於塑膠板代表的河流真的會流動,一步步將你的小船推向瀑布。而玩家的目的就是搭乘小船沿著河流採集寶石,再努力將船划回上游將寶石運回岸上。

 

  只是天有不測風雲,人心讓風雲更壞。玩這個遊戲讓人深深體會孔老夫子那句「跟歐陽玩遊戲如逆水行舟,不進則退。」往往努力划了半天,卻發現船還是停留在原地。經過一番激戰後,毛毛率先獲得 7 顆寶石獲勝。

  接著是嗎魯Terry睿德Wen司摩特(與瑜芬一組)、阿盛大師兄歐陽八人西部槍戰大對決,由我和毛毛擔任 GM,隨時幫忙解釋牌的功能與抓犯規違例並制止群架。不過因為阿羅帶得有點頭昏,對這盤場上發生的事情記得就沒那麼熟了。

  嗎魯主動擔任警長的角色,由於新朋友比較多,大家對遊戲的不熟悉與互相的不熟悉,前兩輪非常和平,大家笑嘻嘻地好像過新年一樣。但是一旦槍聲響起,便開始血流成河了。首先是匪徒歐陽在第三回合就「在監獄」「陪著炸彈」「被嗎魯大師兄聯手擊斃」,接著叛徒 Terry 也被擊殺。

  其實大師兄睿德都是副警長,他們先後把夾在他們與警長間的反派打死,扮演得相當成功。可惜匪徒 Wen 與叛徒阿盛非常強勢,兩位副警長不敵,先後陣亡。始終拿不到一把順手的槍,導致從頭到尾幾乎都沒有開槍的世外高人匪徒司摩特,在無聲無息中也被自己人 Wen 擊斃。

  最後終於剩下三人對決:僅剩一滴血的警長嗎魯、兩滴血的匪徒 Wen、以及「滿血、裝備滿檔」的叛徒阿盛。最後阿盛就趁著嗎魯用僅存的一口氣消滅匪徒之際,從背後對警長開了一槍,成為西部小鎮唯一的存活者。三個月來第一次證明「叛徒也是有機會獲勝的」,而且還是完勝!

  為時兩小時的西部槍戰結束後,聚會也接近了尾聲,大家就利用剩餘的時間再來兩盤「誰是牛頭王」,第一盤的司摩特瑜芬運氣特糟,不僅狂吃牛頭,顏色還吃得很繽紛,兩位同以 36 牛並列冠軍。第二盤的 Terry 眼看司摩特怎麼計算都避不了吃牛頭的命運,索性閉著眼睛出牌,把決定交給命運,結果竟然吃了 37 牛!

  Wen:「這證明這遊戲還是要計算,不能全靠運氣。」

  眾人:「同意...」

  Wen:「這也證明司摩特的計算能力和運氣差不多......」

  雖然這次阿羅幾乎沒玩到什麼,不過看到新朋友越來越多,大家會玩的遊戲越來越多,仍是很快樂的一件事。下次我們應該還是會聚在卡莫,Let's play!

  本戰報同步張貼於最後的庇護所遊樂團論壇,歡迎蒞臨指教。


補記

  什麼啊 Orz 我完全忘記在西部先陣亡的幾個人後來在旁邊開了一桌「魚吃魚」。這款遊戲的目標就是讓自己的魚吃掉其他的魚長大,讓大魚更方便吃掉其他的魚,最後吃到最多魚便可以獲勝。

  但由於吃魚也要依靠手上的牌,因此心機不夠重的大魚也是會被小魚反咬一口的。沒心機的 Jackie 因此慘敗,歐陽睿德漁翁相爭,最後由心機最重的毛毛獲勝(他今天贏真多啊)!

創作者介紹

Motion 歷險記

lwi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